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千年之约 宋盏与茶祖完美邂逅

文章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次数:190时间:17-12-05 09:07:42

  温饱之后,“青睐”带您追求更高的人文品质。

  在收藏热的大背景下,11月18日在北京饭店,“青睐”雅集特邀两位顶级鉴赏家鞠肖男先生和司徒连山先生以“千年之约——宋盏与茶祖”为题,为青睐会员详细讲授千年之前的宋代建盏和千年古树茶的前世今生。“水为茶之母,器为茶之父”,穿越时空去探究古代文人心中的美学阔境,活化古人之心,为文化传承的发展方向带来启示。图为在品鉴讲座结束后“青睐”会员们与主办方和两位收藏家的合影。

  司徒连山:今天,和宋人握同一只盏品茶

  司徒连山先生是国内顶级收藏家,其很多藏品可以媲美国际级的博物馆,有多件还是馆藏家的孤品,其重要藏品包括:红山文化玉神人像(海内外馆藏已知一共四件)、唐代青花点彩碗(未见同类馆藏,孤品)、宋代建窑银兔毫撇口盏(刻“盏”字款,孤品)。其最初的收藏始于上世纪90年代,起点迥异于当时盯着投资升值的收藏界,源于家学的浸染,他将目光锁定于高古时期的陶、玉和青铜器,那是最质朴最原始的美,却闪耀着人类文明之光。他在古美术鉴赏方面师从故宫博物院古陶瓷名家冯小琦老师,由其引领进入古瓷之美的阔境。

  素颜相对,把千年古物一字排开

  所谓盏,是斗茶的器具,茶友之间用自己的茶叶和茶具相互比较,这种风气在北宋中期就形成了。关于茶最重要的两部著作,一是陆羽的《茶经》,二是宋徽宗的《大观茶论》,都用很大篇幅讲了宋代的天下第一茶盏——建盏。建盏以地名而得名,原产地是宋建宁府瓯宁县,今福建建州辖区内。司徒连山将两宋各代时期的器物在桌上按照时代顺序依次排成一线,“这些器物来自南北各个窑口,每只都是千万级的重器,之前从未像今天这样摆放,这样摆开一看,我自己都觉得很惊艳。”

  摆在茶席中间的是最名贵的盏,堪称建盏中的孤品,它对建盏的器型定义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花纹是极为细腻的银毫,盏体并不平滑,用手摸起来有一种温润的肌理感,表面的气孔和黑釉更给了它漆器的厚重和金属般的光泽。在建盏当中,口径在12厘米以内是小盏,12至15厘米是大盏,超过15厘米是超大盏。“在这只建盏出现以前,没有办法确定一只口径19厘米的器物是否还能够叫做盏;之所以能够把它确定为茶盏,是因为在它的底部明确地刻了一个 盏 字,这对我们重新理解宋代的斗茶和盏器有标志性意义。”

  古器今用,冒险的“观读用创”新命题

  现代人接触古代建盏基本是在博物馆里,在司徒连山看来,这样的情景是矛盾的。“博物馆里看这些器物,隔着玻璃排着队,有可能看它的时间只有几秒钟,就消解了人们去鲜活地了解一件文物的可能性。”

  怎样把文物融入现代人的生活?这是司徒连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在一次次的策展经验中,他开创出了一个系统性理念,即“观、读、用、创”。“观”,即要通过凝视、探察进而产生冥想,这不是在博物馆的匆匆一瞥可以做到的,要调动心神,引发直觉与器物产生激荡和共鸣,以达到一种“物我相合”的状态;“读”则要求观众对文物背景有一定了解,需要观众思考器物在文化脉络中的位置,并“原景重现”透视器物上潜藏的人文基因和文化生态;“用”,则是将束之高阁的古物请下神坛,将它暂时性恢复千年以前的日常生活用品角色,通过体验式的使用,以“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”全感官地与它发生交互;借此,在当下的使用中探索出它新的用途及价值,创造出属于古器物的新生命,此为“创”器。

版权所有 三峡茶叶网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

Copyright©2017 www.sx-tea.cn All Rights Reserved